川大詹石窗、霍巍被增选为杰出教授 与两院院士享同等待遇

2019-08-31 22: 42: 40封面新闻

封面记者何方弟

最近,封面记者从四川大学获悉,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的詹世静教授和历史文化学院的霍伟教授都被聘为优秀教授,他们享受与两位院士一样的待遇。学院(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选举是经过10年的学校改革后的优秀教授。

什么是杰出的教授?根据学校官方网站:四川大学(艺术)杰出教授是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最高学术荣誉称号。其工作职责是将学科引入世界一流学科,建立一支在国内外具有重要学术影响力的团队。

优秀教授的生产也经历了一系列程序,难度不小。记者了解到,2019年学校启动了四川大学优秀教授(文科)的合作选择。经过个人申请和单位推荐,资格审查,文科专家委员会的初步评估,学校将对文科初步评估进行全面审查,确定候选人名单,候选人的公告和校外同行审查,学校评审委员会评选,学校理事会审查和学校党委常委会批准,最终产生了两位优秀的四川大学教授(艺术)。

人物名片:

詹石窗

詹石窗

2008年,詹世强教授正式回到母校四川大学。自任命以来,他先后担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会《百年道教研究与创新工程》委托的重大项目,该项目是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点项目《百年道学精华集成》,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的重要教科书。项目“教育部《宗教史》,以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会的主要招标项目《百年道家与道教研究着作提要集成》。首席专家,主持了一些科研项目。受到青西台先生的委托,詹世桥教授带领该组织修改了《中国道教史》(四册),改名为《中国道教通史》,共五卷。 2018年,詹世乔教授正式成为国家“十三五”文化重大专项《中华续道藏》的首席专家和执行编辑。

霍伟

霍伟

考古与博物馆研究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霍伟教授主要从事西南考古学,藏族考古学,汉唐考古学,艺术考古学,文物艺术史,中外文化交流等研究。十多年来,他主持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国家文物局边境考古研究项目。他已经《西藏古代墓葬制度史》,《吐蕃时代考古新发现及其研究》,《西藏西部佛教文明》,《长江上游早期文明的探索》,[0x9A8B,《战国秦汉时期中国西南的对外文化交流》,《西南考古与中华文明》等。在国内外权威核心期刊和着名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200余篇。他的研究成果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图书馆”,并获得教育部二等奖和省级一等奖。他被授予中国藏学研究最高奖“朱峰奖”和吴玉章哲学一等奖。多项奖项,如社会科学成就奖。

封面记者何方弟

最近,封面记者从四川大学获悉,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的詹世静教授和历史文化学院的霍伟教授都被聘为优秀教授,他们享受与两位院士一样的待遇。学院(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选举是经过10年的学校改革后的优秀教授。

什么是杰出的教授?根据学校官方网站:四川大学(艺术)杰出教授是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最高学术荣誉称号。其工作职责是将学科引入世界一流学科,建立一支在国内外具有重要学术影响力的团队。

优秀教授的出现还将经历一系列程序,难度不小。记者了解到,2019年,学校启动了四川大学优秀教授(文科)选拔工作。经过个人申请和单位推荐,资格审查,文理专家委员会的初步评估以及学校理事会对文科的初步评估,候选人名单,候选人在学校的宣传和校外同行评审、选经过学校评估委员会,校务委员会的审议以及学校党委常委的批准,最终产生了两名四川候选人。大学杰出教授(文科)。

个人名片:

詹士峰

詹士峰

詹世强教授于2008年正式回到母校四川大学。自任命以来,他先后担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会《考古学报》委托的重大项目,这是教育部哲学和社会科学的重点项目《民族研究》,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的重要教科书。教育部《世界宗教研究》的项目”和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会的一项重大招标项目《文物》。首席专家,主持了多项科学研究项目。詹士乔教授受清西泰先生的委托带领组织修改了《考古》(四卷),并更名为《中国藏学》,所有五卷。 2018年,詹世桥教授正式成为国家“十三五”文化重大专项《日本研究》的首席专家兼执行编辑。

霍伟

霍伟

考古学和博物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霍伟教授主要从事西南考古学,藏族考古学,汉唐考古学,艺术考古学,文物与艺术史,中外文化交流的研究。十多年来,他主持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的重大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的重大研究项目以及国家文化遗产局的边疆考古研究项目。他先后以《百年道教研究与创新工程》,《百年道学精华集成》,《宗教史》,[0x9A]《百年道家与道教研究着作提要集成》,《中国道教史》,《中国道教通史》等。国内外权威和核心期刊以及着名学术期刊已发表200多篇论文。他的研究成果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图书馆”,并获得教育部二等奖和省级一等奖。他获得了“朱峰奖”的一等奖,中国藏学研究的最高奖以及吴玉章的哲学。许多奖项,例如社会科学成就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