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 我必犯人”——毛泽东对待战争:和平是赞成的,战争也不怕

1954年,毛泽东会见了反美援助英雄黄继光,邓方智的母亲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一再强调,我们热爱和平,反对战争。但对于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发动的战争,第一篇文章反对它。第二篇文章并不害怕。有必要准备侵略侵略。战争,以战争的胜利赢得和平,只有有能力赢得战争才能阻止战争的爆发。

在这些思想的指导下,新中国先后开展并赢得了六场大规模战争,确立了大国地位,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为和平的内外环境而奋斗。

和平是有利的,战争并不害怕。

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向世界庄严宣告,将以和平友好的方式与世界各国发展友好关系。

毛泽东多次指出,我们要和平环境,反对新战争,但如果帝国主义对我们施加战争,我们就永远不会害怕,坚持反战。

他在1953年9月12日指出,我们不会入侵别人。我们不会在任何地方入侵。但是当人们进入侵略时,我们必须战斗并战斗到底。中国人有这样的事情:和平是有利的,战争不是害怕,两者都可以做到。“

1956年1月,当他在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修改周恩来的政治报告时,他再次强调:“我们要求和平,但如果国际侵略集团对我们施加战争,我们就不怕战争。“

在澄清亲和平而不是战争恐惧的同时,毛泽东也强调了坚决反对战争的态度。

他指出,我们对这个问题的态度“与对待所有”伤疤“的态度相同,第一个是反对派;第二个是,不害怕。”

可以看出,对和平的热爱不可避免地反对战争。这取决于中国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它没有战争的恐惧,它表现出永不屈服于任何压力的无所畏惧的精神。

毛泽东也辩证地分析了恐惧与恐惧之间的关系。他指出,“恐惧而不是恐惧是对立统一的法则。”据说我们并不害怕,也就是说,一旦战争即将到来,我们就可以战斗,我们可以赢,说恐惧,因为我们的敌人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帝国主义。一旦战斗,损失是不可避免的,并不是好事。这可能需要巨大的牺牲。

1957年11月,在莫斯科共产党代表和苏联工人党代表会议上,毛泽东说:“我们尚未建立中国,我们希望和平。但如果帝国主义要打,我们不得不打一个心脏并且打架。“重建。每天,我都害怕战争。有没有办法让战争来临?“

因此,他反复警告人们不要幻想帝国主义,估计“想要发动战争的疯子,他们可能到处投掷原子弹和氢弹”,并从最糟糕的估计出发,为战争做准备。

在最困难的情况下加强战争准备。

毛泽东总是强调,必须为可能的帝国主义侵略做准备,摆脱可能出现的困难,妥善处理复杂局面。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认为突然袭击是帝国主义在中国可能面临的最严重威胁中使用的最有可能的战争手段。

1955年3月,在分析国际形势,国内形势和党内情况后,他提出我们应该做好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因为“从最坏的可能性来看,我们永远不会受苦。无论做什么工作我们必须考虑,部署和提出最糟糕的可能性,“必须做好心理和物质准备,如果发生突然事件,它将不会措手不及。”

从那以后,他在1957年强调“应该在最坏的基点上考虑问题”,并在1965年,他不断提出“准备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并在最困难的情况下加强战争准备。 “立即在部署工作的基础上,“等等。

在此基础上,党中央在早期打击,重大打击,核战争的基础上,明确了战略指导思想,制定了调整经济建设布局,实施“三线”建设的战略决策。

这些也唤起了人民的充分心理准备,战争准备的迅速准备,特别是核战争的准备,确实在制止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当然,从最坏的可能性思考并不是消极的悲观主义,正如周恩来指出的那样:“主有两种可能性。我们总是基于最坏的可能,最坏的,最好的。力求最好。这是一个辩证地看问题。“

对敌人的打击越痛苦,和平谈判就越有可能发生。

毛泽东一贯坚持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指出战争与和平是对立统一。两者相互对立,相互转化。战争可以说出来,只能通过战争消灭战争,只有获胜的能力。有可能阻止潜在战争的爆发。

早在抗日战争的胜利,反对以积极准备内战为幌子的反动派和会谈的阴谋,毛泽东指出,我们必须打败他们的罪行,以创造有利条件。向和平过渡。如果他们想要战斗,他们将完全消除它们。 “事情是这样的。他来攻击。我把他擦干净了。他很舒服。它更舒服一点。它更舒适,更舒适。它完全消除了。它非常舒适。” “人们来了,我们一起玩。”这场斗争是为了和平。对敢于攻击解放区的反动派来说,这不是一个大打击。和平不会来。“

1951年7月15日,在致黄炎培的信中,他清楚地阐述了战争与和平的辩证关系:“古人说:你可以战斗,然后就可以。我们是一样的。”

毛泽东进一步加深了对战争法和和平转型的认识。

他在1953年11月23日的一封电报中说,由于筹备和平谈判,他不应放松军事斗争。与战争一样,与帝国主义者的和平谈判也是一场长期的激烈斗争。经验证明,“只有我们强大,在战场上对敌人的攻击越来越痛苦,和谈才有可能成功。因此,我们应该谈谈和谈论比赛,两者不应该被忽视永远不要因为和平谈判而放松。努力打击军队中的敌人。“

1958年3月,当他尖锐地批评关于战争与和平的机械观点时,他指出:“战争转变为和平,和平转化为战争。和平是战争的对立面。如果没有战争,就会有战争“和平”这个词。“列宁还明确指出:“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如果你伤害敌人,他会谈论它。”因此,马克思主义者在这个问题上高度统一,他们的态度高度一致。

准备缩短时间,而不是做好准备。

毛泽东在他的辉煌工作《论持久战》中制定了中国革命的战略方针,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新中国成立后,持久作战也成为反对敌人的重要战略指南。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认识到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斗争是一个需要100年甚至数百年的长期历史过程。因此,“就时间而言,而不是准备更短的时间,最好准备更长;在工作问题上,更容易看到它。最好看到它。它更有益这样做的危害较小。“

1953年2月7日,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宣布:“我们要和平,但只要美帝国主义不放弃任意无理要求,扩大侵略阴谋,中国人民的决心是,只有朝鲜人民,他们一直在战斗。这不是因为我们好战,我们愿意立即停止战争,剩下的问题将在未来解决。但美国帝国主义不愿意这么做,那就好了,就这么说吧。美国帝国主义者愿意多少年愿意战斗,我们将准备好与它一起玩多年,直到美帝国主义愿意停止直到中国和朝鲜人民取得胜利为止。“

毛泽东提出的进行持久斗争的建议是因为帝国主义的和平是一种虚伪的和平。帝国主义者正在以和平为幌子准备战争。他们不能瘫痪,必须保持高度的意识形态坚持。警报。

他在谈到1959年10月18日的国际形势时指出,整个国际形势正在好转,主要是因为西方统治集团害怕参加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冷战局势有所缓和,那是因为过去。冷战政策对他们不利,所以只有在局势缓和之前才会改变。

他特别提醒人们情况并非如此简单。资产阶级缓和了局势。另一方面,当它对他们不利时会引发紧张。 “这是资产阶级的两面。他们的'爱好和平与爱好和平的人并不完全相同。”

作者:康明旭

资料来源:《学习时报》第6版,2019年7月8日,原标题《毛泽东对待战争与和平的鲜明态度》

http://ios.sylvia120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