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毅夫:套路满满的《终战诏书》

  京彩台湾2天前我要分享image.php?url=0MvmZxqlVO

作者汪毅夫提供)

  香港中评社14日发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座教授、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汪毅夫的文章指出,1945年8月15日中午,日本天皇通过“日本放送协会”(NHK)播放其宣布“接受联合公告(按,指美、英、中、苏四国联合的《波茨坦公告》)”、承认“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战争罪行的《大东亚战争终结/诏书》(以下简称《终战诏书》)。然而,《终战诏书》套路满满:

  1.开篇首句“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共荣之乐,斯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不忘者”,既否认其战争罪行的犯罪动机,又表明拒不反省其发动侵略战争的文化渊源的恶劣态度;

  2.“曩昔,帝国之所以向英、美宣战,实亦为希求帝国之自存于东亚之安定而出此”,将挑起战争的动机美化为希求“自存”和“东亚之安定”;

  3.“至如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固非朕之本志”和“朕所以饬帝国政府接受联合公告者也”二句,意在开脱天皇的战争罪责和天皇制的危机;

  4.“朕对于始终与帝国同为东亚解放努力之诸盟邦,不得不深表遗憾”,将侵略说成解放、向同案犯“深表遗憾”却不向受害国道歉;

  5.“念及帝国臣民之死于战阵、殉于职守、毙于非命者及其遗属,则五脏为之俱裂;至于负战伤、蒙战祸、失家业者之生计,亦朕所深为轸念者也”,却毫不顾及受害国人民蒙受的巨大伤亡、损失和痛苦;

  6.“敌方最近使用残虐之炸弹(按,指原子弹),频杀无辜”,却隐匿日军使用细菌炸弹残杀无辜的罪恶;

  7.“曩昔向英、美宣战”“交战已阅四载”,将战争历史缩限为1941年以后的四年,不提侵犯中国、也不把中国当做受害国。

  战争从来不是好玩的,不是泼赖(play)。鲁迅翁有言在先:费厄泼赖(fair play)应该缓行!当年,对战败落水的日本狗完全不适用费厄泼赖(fair play)、不适用“不打落水狗”的精神。让我们记住鲁迅翁的话:“倘是咬人之狗,我觉得都在可打之列,无论它在岸上或在水中”。

张亚静]中国台湾网

  收藏举报投诉

  image.php?url=0MvmZxqlVO

作者汪毅夫提供)

  香港中评社14日发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座教授、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汪毅夫的文章指出,1945年8月15日中午,日本天皇通过“日本放送协会”(NHK)播放其宣布“接受联合公告(按,指美、英、中、苏四国联合的《波茨坦公告》)”、承认“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战争罪行的《大东亚战争终结/诏书》(以下简称《终战诏书》)。然而,《终战诏书》套路满满:

  1.开篇首句“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共荣之乐,斯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不忘者”,既否认其战争罪行的犯罪动机,又表明拒不反省其发动侵略战争的文化渊源的恶劣态度;

  2.“曩昔,帝国之所以向英、美宣战,实亦为希求帝国之自存于东亚之安定而出此”,将挑起战争的动机美化为希求“自存”和“东亚之安定”;

  3.“至如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固非朕之本志”和“朕所以饬帝国政府接受联合公告者也”二句,意在开脱天皇的战争罪责和天皇制的危机;

  4.“朕对于始终与帝国同为东亚解放努力之诸盟邦,不得不深表遗憾”,将侵略说成解放、向同案犯“深表遗憾”却不向受害国道歉;

  5.“念及帝国臣民之死于战阵、殉于职守、毙于非命者及其遗属,则五脏为之俱裂;至于负战伤、蒙战祸、失家业者之生计,亦朕所深为轸念者也”,却毫不顾及受害国人民蒙受的巨大伤亡、损失和痛苦;

  6.“敌方最近使用残虐之炸弹(按,指原子弹),频杀无辜”,却隐匿日军使用细菌炸弹残杀无辜的罪恶;

  7.“曩昔向英、美宣战”“交战已阅四载”,将战争历史缩限为1941年以后的四年,不提侵犯中国、也不把中国当做受害国。

  战争从来不是好玩的,不是泼赖(play)。鲁迅翁有言在先:费厄泼赖(fair play)应该缓行!当年,对战败落水的日本狗完全不适用费厄泼赖(fair play)、不适用“不打落水狗”的精神。让我们记住鲁迅翁的话:“倘是咬人之狗,我觉得都在可打之列,无论它在岸上或在水中”。

张亚静]中国台湾网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