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振鹤:汉语要突出外来语的重围 | 社会科学报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 2天前我想分享

中国

编者按:20世纪30年代,上海着名文化界推出了“民间语言”和“拉丁新词”运动。但是,汉语拼音的努力并没有取得成功,依靠世界语言主宰世界的理想也越来越弱。

随着英语侵入世界各地的各种“弱语”,扞卫国家语言成为一个重要问题。法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借用了法律和行政权力来保护自己的语言。那么如何保持中国人的“纯洁”呢?

当代中国正处于全面开放的重要关头。从经济领域到文化领域,一系列变化证明了新时代的到来。文化界对语言纯洁问题的关注揭示了新世纪文化的一些信号。

任何语言都应该倡导开放的纯洁性,每种语言都处于发展的过程中,而不开放的语言则是死亡的语言。紧迫的问题不是纯语言的问题。我担心这将涉及如何阅读和如何增长知识的问题。电视字幕的速度是惊人的,有时它几乎无法理解,就像去年《铁齿铜牙纪晓岚》的情况一样。更重要的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实际上将这座冕雕像作为一个盖像,并且没有识别真正的连字。夏雨尊不是一个无名的一代。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对普通打字机来说也很不寻常。这些错误迫使我们降低问题的起点。整个社会对文本的认知水平较低,已经影响了中国人的文学表达。

读写后,你可以谈论语言的纯洁性。所谓的纯洁应该意味着不要使用拼写错误,不要创造没有人知道的词语,也不要篡改在中国形成数千年的习语。至于用中文包含外国字母,这不是一个大问题。中国人一直在吸收和整合外语。自明末以来,西方文化逐渐显示出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19世纪以后,这种影响变得更加深入,许多外来词汇被纳入汉语词汇中。有人认为汉语困境的原因在于汉语接受了大量的外语词汇和语法。实际上,汉语中有许多欧洲化的句型,并且有越来越多的外来词,但这不会导致我们的语言失去其起源。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在日本不会像过去那样使用外来词,也不会有今天外来词的纯音译。中国人将找到一种专注于自由翻译的方法,并逐渐将外来词语中文化。我对此持乐观态度。中国的语言一直是相容的,清末民初的情况不像现在那么纯洁。例如,“经济”一词最初意味着世界的意义,它类似于政治的意义。但日本人用这个词来翻译经济,但它与金钱有关。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纯洁的语言。要删除这个词的当前含义并恢复其原始含义,我们现在还能说话吗?今天一般文章中出现的许多英文速记形式,例如WTO,如APEC,都是令人不快的,但它们也有其便利性。它们不能立刻被抛弃,但我相信将来会有简化的中文形式。它不能用于音译。

在未来,中国人的发展与过去一样。它需要吸收其他语言的本质,在开放中寻求发展,最终在不影响开放的情况下实现公开的纯洁和纯洁。语言的绝对纯度和纯度不存在。即使上述“三不”保持其纯度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只要习惯,它有时会改变语言的使用。我现在更加焦虑。我在报纸上看到了“英华黄花”的成语。因为写这篇文章的人是一个文化问题,他认为明天的黄花是错的。只有黄色的花才能形容过时的东西。更多的承认这个词,更多地了解自己的文化,更多地吸收外国优秀文明而不忽视生活,只要这样,不仅可以保持语言的纯洁性,还可以促进其发展。

文章最初载于思想的力量《社会科学报》十年的典型学术卷,未经许可转载,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本报的立场。

社会科学杂志

制作优质思想产品

收集报告投诉

中国

编者按:20世纪30年代,上海着名文化界推出了“民间语言”和“拉丁新词”运动。但是,汉语拼音的努力并没有取得成功,依靠世界语言主宰世界的理想也越来越弱。

随着英语侵入世界各地的各种“弱语”,扞卫国家语言成为一个重要问题。法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借用了法律和行政权力来保护自己的语言。那么如何保持中国人的“纯洁”呢?

当代中国正处于全面开放的重要关头。从经济领域到文化领域,一系列变化证明了新时代的到来。文化界对语言纯洁问题的关注揭示了新世纪文化的一些信号。

任何语言都应该倡导开放的纯洁性,每种语言都处于发展的过程中,而不开放的语言则是死亡的语言。紧迫的问题不是纯语言的问题。我担心这将涉及如何阅读和如何增长知识的问题。电视字幕的速度是惊人的,有时它几乎无法理解,就像去年《铁齿铜牙纪晓岚》的情况一样。更重要的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实际上将这座雕像看作是一座盖像,真正的连字不被认出来。夏雨尊不是一个无名的一代。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对普通打字机来说也很不寻常。这些错误迫使我们降低问题的起点。整个社会对文本的认知水平较低,已经影响了中国人的文学表达。

读写后,你可以谈论语言的纯洁性。所谓的纯洁应该意味着不要使用拼写错误,不要创造没有人知道的词语,也不要篡改在中国形成数千年的习语。至于用中文包含外国字母,这不是一个大问题。中国人一直在吸收和整合外语。自明末以来,西方文化逐渐显示出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19世纪以后,这种影响变得更加深入,许多外来词汇被纳入汉语词汇中。有人认为汉语困境的原因在于汉语接受了大量的外语词汇和语法。实际上,汉语中有许多欧洲化的句型,并且有越来越多的外来词,但这不会导致我们的语言失去其起源。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在日本不会像过去那样使用外来词,也不会有今天外来词的纯音译。中国人将找到一种专注于自由翻译的方法,并逐渐将外来词语中文化。我对此持乐观态度。中国的语言一直是相容的,清末民初的情况不像现在那么纯洁。例如,“经济”一词最初意味着世界的意义,它类似于政治的意义。但日本人用这个词来翻译经济,但它与金钱有关。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纯洁的语言。要删除这个词的当前含义并恢复其原始含义,我们现在还能说话吗?今天一般文章中出现的许多英文速记形式,例如WTO,如APEC,都是令人不快的,但它们也有其便利性。它们不能立刻被抛弃,但我相信将来会有简化的中文形式。它不能用于音译。

在未来,中国人的发展与过去一样。它需要吸收其他语言的本质,在开放中寻求发展,最终在不影响开放的情况下实现公开的纯洁和纯洁。语言的绝对纯度和纯度不存在。即使上述“三不”保持其纯度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只要习惯,它有时会改变语言的使用。我现在更加焦虑。我在报纸上看到了“英华黄花”的成语。因为写这篇文章的人是一个文化问题,他认为明天的黄花是错的。只有黄色的花才能形容过时的东西。更多的承认这个词,更多地了解自己的文化,更多地吸收外国优秀文明而不忽视生活,只要这样,不仅可以保持语言的纯洁性,还可以促进其发展。

文章最初载于思想的力量《社会科学报》十年的典型学术卷,未经许可转载,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本报的立场。

社会科学杂志

制作优质思想产品

http://ios.pink-ca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