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唱了这样一首歌,却被她吐槽成是非洲人说话

fe9a00007ae772b4f848

如果青春的岁月,可以有好多个夜晚用来躺在嫩绿的草坪上,和自己喜欢的并且也喜欢自己的女孩望着天空,数黑夜的星星,那该多浪漫。

如果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在拥有一番成就之后和心爱的人来一次环游世界,携手偕老,那是何等幸福。

如果这一个两个人的时间里,流年鼓起勇气对花火唱出自己最喜欢的那一首歌—《说好的幸福呢》,那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该发生什么事了。

流年听了“白痴”二字之后,莫名其妙乐出声来。靠着扶栏,望着夜空,看着花火,他不知道此时此刻该说些什么话题,才能让两个人产生相同的感觉。

正当流年不知所云的时候,花火开口说道:“听说你很崇拜周杰伦,很喜欢他的歌,那你就随便唱一两首来听听!”

流年疑惑地问道:“谁告诉你的?好像我都没跟你说过。”

花火回道:“那就当做是我瞎猜的吧,你唱还是不唱?”

流年说道“是想唱的,只不过今晚喉咙不是怎么好,不在最佳状态,所以能不能……”

花火催促道:“不要找借口,赶紧唱!”

喉咙不佳是假,周围有人是真。

流年的脸皮也没厚到敢在大庭广众鬼哭狼嚎,于是哀求道:“能不能下次见面再唱啊?”

花火丝毫不领情,反问道:“下次见面?你还想着有下次见面啊?”

流年听到这话,瞬间心碎了一半,他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次的见面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可能一天两天之后,可能一个星期之后,也可能一个学期之后,更可能没有下次。

就在流年将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远处走来一对情侣,流年害怕自己厚颜无耻的话语被对方听到,于是压低声音小声问道:“怎么?你就打算见了这一次就不再见我了?

花火看似干脆的回道:“可能吧,看你表现了!”

流年忙问道:“还要什么表现啊?我今天不是表现的超好?”

花火却只回了四个字:“审核之中!”

这回该轮到流年晕倒了,于是借用花火的口头禅对她说道:“晕!”

花火表现出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模样,再一次催促道:“你唱还是不唱,不唱我走了啊。”

流年控制不住早在内心里跳动的音乐节奏,趁花火还没有要走之意前开口唱道:

你的香气散发着,在我的左侧,我想起早上吃的白鸽,骨头咬碎了,喉咙莫名的疼着,我还想吃呢,而它断断续续流泪着,假装要哭了,上课过了,走了,作业等待抄着,我胖了,圆了,超重了,减肥时的不快乐,肚子要忍受饿着,有些饭只吃到这,我就吐了,菜少了,汤多了,充钱的,饭卡呢,我穷了,不活了,脸瘦了,管他的早餐和中晚餐,耐心的等着,就要到了,那些饿晕的感觉都太深刻,我都忘不得,饭吃饱了,不饿了,夜宵呢,钱没了,我省着,下课了,放学了,只是今晚的肚子要是又饿了,要怎么忍呢。

流年唱完,深深吸了一口潮湿的空气,不过还好,空气里夹带有花火的发香。

花火在一旁只顾着望着食堂门口前面的广场,那一些阴影的地方残留的雨水还没有干,那一排排冬青整齐的错落着,有些被剪成了豆腐的形状,有的被剪成了满月的形状,有的被剪成八卦图。不知道此时的她有没有听进流年为她唱的歌。

如果空气是一道薄膜,挡在流年和花火中间。或许,她根本无法听到。

流年伸开手去轻触,感觉空气还在流动,吊在嗓子口的心终于也落下了不少。因为,空气的流动,足够证明流年唱的歌已经全部被风送入花火耳中,说不定还送进了心里。

流年等着花火给评价,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花火问了一句:“你刚才都唱的什么啊?怎么听起来就像非洲那些少数种族的人说话一样一口气带过?”

流年倒,然后反问道:“难道你有听到过他们讲话?怎么就知道他们讲话是一口气带过的?”

花火回道:“没有啊,只是感觉是这样。”

流年又反问道:“什么感觉?”

花火不假思索的回道:“女生第六感!”

流年想不明白,女生哪来第六感?到底这种感觉的准确度有多高?为什么很多女生都会那么相信自己所谓的第六感觉呢?

流年还是不解,于是说道:“什么第六感,怎么我的不见有?”

花火好笑地问道:“第六感是女生的专利,你是女生吗?”

流年无奈回道:“不是。”

青春校园小说《花火年纪与流年故事》,青春里的我们,神交如故,感谢阅读。喜欢的朋友,加个书架哦。

达到当天最大量

dafa888bet网页版